首页 开题报告

诚实的论文: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社会综合保护体

2018-05-14 本文已影响 88人  未知

  2019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4起强奸、猥亵儿童的典型案例,2017年到2019年6月,全国各地法院审结猥亵儿童案总计8332起,这只是被曝光的案件,实际上每年发生的未被曝光的猥亵、性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还有很多。未成年人是一种特殊群体,他们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未成年人权利的保护程度决定着未成年人身心的健康程度,未成年人权利保护工作是一项关系长远、影响未来发展的系统工程。未成年人思想单纯、社会经验欠缺、心理不够成熟、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不足,我国目前对未成年人人身权利保护体系实效性、可操作性不强,近年来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益的性侵、家暴、拐卖等案件呈现上升趋势,因此,亟待建立一个主体参与意识强、保护责任明确、法治教育有效的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社会综合保护体系。

  一、未成年人人身权利保护的现状

  2019年1月25日14时许,青岛市市北区红黄蓝万科城幼儿园外教在配班老师上卫生间时进入班级,并将手伸进幼儿的被子里,时间约1分钟。2019年8月2日,该案一审公开宣判,以猥亵儿童罪,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五年,驱逐出境。未成年人保护一直备受全社会的关注,近年来,接连发生的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利和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事件再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目前,我国已经建立起了初步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制度结构,也设置了相应的社会组织结构,设定了不同责任主体的责任和义务,试图实现有效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目标。我国将未成年人权利的保护纳入了法制化的轨道,宪法、刑法、民法、婚姻法、义务教育法等许多法律法规,都对保护未成年人作出了明确规定。另外,我国还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两部专门法律,《未成年人保护法》主要是从家庭、学校、社会以及司法四个方面规定了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以及侵犯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以综合治理为指导方针,有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发生,并针对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严重不良行为以及重新犯罪制定了相应的预防和矫治措施。《国务院禁止使用童工规定》、《未成年工特殊保护规定》等法律法规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予以特殊保护。在我国,对于未成年人权利的法律保护,以宪法为核心,以刑法、民法、婚姻法等基本法律和《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收养法》、《义务教育法》等专门法律以及相关的地方性法律法规为落实,共同构成了我国当前的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的法律体系。随着社会转型,未成年人权利保护面临着新的问题和挑战,因为这些规范、制度实效性、可操作性的缺失,导致成效并不如意。近年来,性侵、虐待、拐卖未成年人、校园欺凌案件频繁发生,此类案件严重挑战人类道德、法律底线,尖利刺痛社会最敏诚实的论文: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社会综合保护体感的神经,每每引发各界普遍关注和舆论强烈反应,但是相关的保护制度还不完善。

  二、我国在未成年人人身权利保护方面存在的问题

  人身权利是指与人身直接相关的权益,属于人的基本权利之一,主要包括人格权、身份权、人身自由权、生命健康权和人格尊严权。未成年人人身权利保护是社会管理的难题,近年来侵害未成年人身权利的案件频发,发映出我国保护体系还存在着问题,难以有效发挥作用。首先,法律保护的系统性、可操作性不强,在我国,有关儿童权利保护的法律规定,虽然数量众多,内容丰富,却分散在不同层次的法律法规中,远没有形成科学完备的权利保护法律体系,有关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规定重复较多,缺乏有效的协调与衔接,同时,现有的法律规定过于笼统,可操作性不强,有些法律法规规定了禁止行为,但是没有行之有效的处罚措施,只停留在问题的表现,难以应对实际中出现的问题。其次,保护责任主体不明,目前我国主要以家庭社会学校司法四大保护为主,保护的责任主体交叉重复,虽然妇联、教育部门、民政部门、司法机关都具有保护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的职责,但是由于部门职能差异、工作重点等因素的影响,保护力量分散、配合不畅,导致事实上责任不明。最后,保护责任的监督追责力度不够,家庭、学校、社会、司法在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中界限、权限不够清晰,如何保证保护工作到位以及对其监督,出现问题后如何追责问责,现有法律没有明确细则进行规定,导致实践中未成年人权利保护成效不理想。

  三、如何构建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社会综合保护体系。

  我国有近3亿未成年人,加强未成年人人身权利保护关系亿万家庭幸福,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亟需构建一个行之有效的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社会综合保护体系。

  (一)以未成年人为主体,提高参与意识。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对未成年人的关爱保护水平,是衡量社会文明高下的标尺之一。但在未成年人权利保护中,无论是在理念层面还是实践过程,大都将未成年人视作权利保护的客体,被动地接受保护。实际上,未成年人不仅是权利保护的客体,更是权利诚实的论文: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社会综合保护体保护的主体。2017年8月12日晚7时许,在南京高铁南站候车室,一名20左右的小伙子,将一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抱坐在其大腿上,并将手伸进女孩裙内,在其胸部摸索。这起猥亵儿童案件曝光后,引发了广泛关注,但是更应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在这个事件中,该男子对女孩作出不雅举动时,女孩一直低头玩手机,丝毫没有反抗,可见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行为是侵犯。因此,要更全面、更深入地保护未成年人,必须将未成年人置于权利保护的主体地位,赋予其主体角色,唤醒其主体意识,并从理念到实践上进行一次客体到主体的转换,使未成年人自身提升保护意识。

  (二)明确权责,建立未成年人保护专门机构和专业队伍。目前,很多国家建立了保护未成年人的专门机构,我国有多个机构负有保护未成年人的职责,但又各有分工,导致保护成效不理想。近年来,未成年人检察工作明显加强,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免受不法侵害作出了实实在在的成绩,得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为巩固和发展未成年人检察工作成果、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2019年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内设机构改革中设立第九检察厅,专门负责未成年人检察工作。未成年人人身权利保护是一项系统工程,国家、社会、家庭和学校都负有保护未成年人的义务,针对我国目前未成年人人身权利保护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我国可以探索以检察机关为主体,联合区团委、教育、司法、民政、妇联等相关单位,建立未成年人社会综合保护体系。

  (三)扩大教育面,全方位加强法治教育。保护未成年人人身权利必须做好全社会的法治教育,不仅要教育未成年人,更要教育家长、教师以及广大的社会公众。首先,要强化未成年人法治教育。未成年人处在个体身心发展的关键阶段,需要进行及时疏导,以减少对人生发展的不利影响。未成年人阶段也是个体思想意识、价值观念、道德品质的形成的关键阶段,这是支撑他们的健康成长、向上发展的重要基础,所以,加强对未成年人思想引领显得尤为重要。我们要通过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工作,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但是,在未成年人法治教育中也存在将法治教育当作法律知识教育、法治教育限定于学校教育和课堂教育、教育方式枯燥单一等问题,因此,我们在开展未成年人教育工作中,应当创新教育阵地,建立体验式的教育基地,利用微信、电视、微电影等方式开展教育,提升法治教育实效,使未成年人受教育、长知识、强素质,增强未成年人法治理念和自护能力。其次,重视家长、老师的法治教育,家长、老师是未成年人的守护者、引领者,家长、老师知法懂法守法,尊重未成年人,关爱未成年人,才能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我们要通过教师培训、家长课堂、法院检察院公众开放日等方式,提升家长、老师的法治意识,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保驾护航。最后,法治教育要全方位覆盖。注重全社会法治教育是新时代保护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的迫切需要,法治教育全覆盖,要创新法治教育方法,要用好讲故事、以案说法等方式,还要积极构建网络普法阵地,发挥手机客户端、微信平台承载信息量大、传播速度快的优势,从而使法治教育覆盖面最大化、效果最佳化。(作者系江苏省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检察院,助理检察员李茹)

  参考文献:

  1.李少文.法治社会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新思路 ——从规范到过程的权利保护模式改造[J].青少年犯罪问题2013 年第6期.

  2.郭开元.论未成年人权利的法律保护[J].少年儿童研究.2010年3月.

  3.李.浅谈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的法制建设[J].法制与社会.2018.6(下).

  4.金冰洁.刘再春.未成年人社会保护存在的问题与对策[J].山东工会论坛.2017年2月.

  5.张跃军.对未成年人保护与监督现状的思考[J].广西青年干部学院学报.2015年6月.

  6.贺海燕.浅析未成年人法治宣传教育的涵义[J].法制博览.2016.10( 下).

  7.刘和兴.何秀丽.未成年人权利保护主体地位探讨[J].池州学院学报.2018年12月.

  8.齐州.让法治教育“沉下去”[N].中国石化报.2018 年3 月22 日第003 版

下一篇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